成都刑事案件律师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刑罚应予以完善

当前位置 : 首页 > 刑事法规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刑罚应予以完善

* 来源 :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4/4 15:59:00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是指国家工作职员的财产或支出显著超过正当收进,差额巨大,本人又不能说明其来源正当的行为。

    巨额财产来 源不明罪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办贪污罪贿赂罪的增补划定》划定,1997年刑法修正时吸收了该划定,同时将原划定中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是指国家工作职员的财产或支出显著超过正当收进,差额巨大,本人又不能说明其来源正当的行为。

   

  巨额财产来 源不明罪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办贪污罪贿赂罪的增补划定》划定,1997年刑法修正时吸收了该划定,同时将原划定中“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 处或单处没收财产的差额部门。

   ”改为“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财产的差额部门予以追缴。

   ”化解了本条款与刑法第五十九条,六十四条划定内容的矛盾。

    1999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划定》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合用刑法分则划定的犯罪的罪名的意见》都将刑法第三百九 十五条第一款划定的罪名确定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根本上解决了对该罪名表述混乱的题目。

   绝管如斯,本划定不绝人意的地方仍旧颇多,尤其是“刑罚太 轻”的题目。

   本文笔者试就这个题目作些粗浅的探讨。

   

  一,从巨额财产来源分析,“刑罚太轻”有悖罪刑一致原则。

   

  客观方面,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主要特点就是来源不明。

   大家知道,一般情况下,财产来源有三种:一是正当收进,二长短法收进,三是犯罪所得。

   笔者以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中差额财产来源是通过犯罪所得的,理由是:

   (一)正当收进,非法收进不是“来源不明财产”的组成部门。

   正当收进是指国家工作职员的工资,奖金,补助以及其他依照国家划定取得的报酬。

   包括①工资, 奖金,补助和福利收进;②依法从事出产,经营流动的收益;③购买股份,股票所得的红利;④继承遗产,接受遗赠,馈赠获得的财物;⑤基于所有权和使用权取得 的孳息;⑥ 以及其它经由正当途径所取得的财物或报酬。

   这些收进,基本上是有据可查的,同时也是受我国法律所保护的。

   所以财产持有人主观上愿意说明 其财产的正当来源,客观上也能够说明。

   

  非法收进在这里是指国家工作职员通过实施不受法律保护,又不为刑法所禁止的行为,取得的那部门 性质介于正当收进和犯罪所得之间的财产。

   实践中,象具有一定身份的国家工作职员或其支属在特定的期间或地域从事经营流动是党纪,政纪所禁止的,但刑法对此 却没有明确的禁止划定,假如通过这种方法所取得的财产就长短法收进。

   对非法收进的处理,一般有两种方式,一是由有管辖权限的职能部分根据政策性文件和行政 法规的划定将非法收进予以没收;二是由纪检,监察部分依照党纪,政纪处分条例对行为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假如持有人因拒不说明财产来源而触犯刑法第三百 九十五条第一款之划定而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那么他刑事上要受到刑罚制裁,经济上财产差额部门要被追缴,行政上要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通常情况下,任何 人都会选择前者,即讲清财产来源。

   

  所以,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中可以剔除正当收进,非法收进这两部门。

   

  (二)“来 源不明财产”推定是通过贪污贿赂所谋取。

   通过(一)部门的阐述,财产持有人持有的来源不明巨额财产一般是通过犯罪行为谋取的。

   有人入一步将巨额财产的来源 介定为贪污,纳贿犯罪所得。

   笔者以为这种观点值得商榷,纵观我国刑法分则的划定,以谋取非法利益为犯罪目的的犯罪分别集中在刑法分则第二章破坏社会主义市 场经济秩序罪,第五章侵犯财产罪,第六章妨害社会治理秩序罪和第八章贪污贿赂罪这四章中。

   所以,不能排除国家工作职员通过非职务行为,实施第二章,第五章 和第六章划定的犯罪行为非法谋取利益的情况。

   但纵观近几年来的司法实践,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都是随附于贪污,纳贿罪而合用,且刑事立法将它们同时划定在分 则第八章,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作为惩办贪污,贿赂罪的补救工具。

   因而,我们只能推定而不是介定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是通过贪污,纳贿犯罪而取得的。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尺度的划定(试行)》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三百八十六条和三百九十五 条第一款的划定,一方面贪污(纳贿)罪的立案尺度是五千元(特殊情况下是四千元),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立案尺度是三十万元。

   另一方面,犯贪污(纳贿) 罪,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峻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不管涉嫌犯 罪金额多大,都只能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财产的差额部门予以追缴。

   ”两种犯罪都是以涉案金额作为主要量刑依据,且犯罪金额的来源推定相同,但前 者的立案尺度遥遥低于后者,而刑罚却遥遥高于后者,显著与我国刑法第五条划定的“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原则相违 背。

   

  二,从财产持有人的主观过错分析,“刑罚太轻”违反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政策。

   

  犯罪主观方面是指犯罪主 体对自己行为的社会危害结果所抱的心理立场。

   其过错形式表现为犯罪的故意和过失两种。

   犯罪主观方面的故意和过失,反映了犯罪主体主观恶性的不同,直接影响 着犯罪社会危害性的大小,因而我国刑法对故意犯罪和过失犯罪划定了轻重悬殊的刑罚。

   象“故意杀人的,正法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与“过失致人 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就是这一精神的详细体现。

   

  巨额来源财产不明罪的主体不但主观上具有故意,而且客观上具有酌定从重情节。

   

   刑法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一款划定中“本人不能说明其来源是正当的”,是指国家工作职员不能说明其支出显著超过正当收进,差额巨大的财产的来源的正当性。

   它 既包括本人能够说明而拒不向行使侦查权的司法机关说明,也包括本人明知财产真实来源而故意作虚假说明,即该说明在事实上根本不存在。

   这两种心态,不管行为 人主观上是何种念头,都集中表现为“行为人拒不说明”,不履行自己的“说明”义务,但愿司法机关不能查清其财产真正来源。

   说明其主观上是故意,并且是直接 故意。

   

  作为国家工作职员,对自己的收进来源,持有财产数额或支出显著超过正当收进,差额巨大的情况是清晰的。

   可见,“巨额财产来源不 明”并不是行为人自己真的“不明”,而是由其敛财时具有的非法据有的目的而产生的主观上不愿意说明的心态所支配而表现出来的“拒不说明”。

   根据刑诉法第九 十三条的划定,“犯罪嫌疑人对侦查职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归答。

   ”本罪中,犯罪嫌疑人不履行法定的义务,拒不说明财产来源,使司法机关无法按其财产的真实来 源入行定罪量刑 ,最后只能按刑法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一款处罚。

   其抗拒行为一方面延长了办案时间,增加了办案本钱,另一方面使罚不当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