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刑事案件律师

妨害公务罪的司法合用

当前位置 : 首页 > 毒品犯罪

妨害公务罪的司法合用

* 来源 :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4/10 15:27:00

    由妨害公务罪的刑事立法及其所对应的条件法所决定,妨害公务罪的对象并非学界通识的国家机关工作职员,人大代表抑或红十字会工作职员,而是依法入行的国家公务流动或者国家公务流动的辅助延伸。

   司法实践中对于公务流动适法性的判定,应与行政法的性能及其

  由妨害公务罪的刑事立法及其所对应的条件法所决定,妨害公务罪的对象并非学界通识的国家机关工作职员,人大代表抑或红十字会工作职员,而是依法入行的国家公务流动或者国家公务流动的辅助延伸。

   司法实践中对于公务流动适法性的判定,应与行政法的性能及其划定保持一致,只要依照法定程序表明公务身份,且在该身份所具有的一般权限范围内入行的公务流动,即具有法律上的合法性。

   现行指定管辖等管辖变更轨制与归避轨制的并行不悖,足以确保妨害公务案件诉讼程序合用的公正性和科学性,因而侦查整体归避等整体归避的概念和轨制,实无引进我国的必要。

   至于遭受妨害公务行为侵害的公务流动的执行者,在刑事诉讼程序中能否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在司法职员主持下入行刑事和解,则视案件性质是否发生转化而定。

     妨害公务罪 行政犯罪 危害本质 规范解读 程序合用  晚近十年,跟着我国产业化,城市化入程的不断加快,公私之间,官民之间的紧张与矛盾日益加剧,杨佳袭警案,炮轰拒拆案等暴力抗法事件不仅频频见诸报端,引起公家质疑和社会暖议,而且已成为当下突发性群体公共事件频繁发生的主要源头。

   我国现行刑法典虽对妨害公务罪作了明确划定,“两高”也不断适时出台相应司法解释,但对于妨害公务罪的立法解读和司法合用乃至于刑事诉讼管辖的确定以及刑事和解的程序合用,无论在学界仍是司法实务领域,均存在着诸多争议和困惑。

   基于此,笔者拟以妨害公务罪的危害本质为切进,就妨害公务罪的实体认定和程序合用入行研析,以就教于方家。

     一,本质剖析:妨害公务罪的构成论争及其规范解读  根据刑法典第277条的划定,妨害公务罪可分为暴力型和非暴力型两种类型,前者划定于刑法典第277条第1,2,3款,后者划定于刑法典第277条第4款。

   立法不仅对两者客观行为方式的划定有异,前者只限于暴力,威胁方式,后者则不以暴力,威胁方式为必要;而且对于危害结果的要求也显有不同,前者无法律明确限制,后者则须造成严峻后果。

   但是,无论哪种类型的妨害公务行为,不仅均以国家机关工作职员,各级人大代表,红十字会工作职员履行职责或者公安机关和国家安全机关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为行为实施和犯罪成立的时空前提,而且均以公务行为的正当性为必要条件,致使因有权国家机关委托而依法从事公务或者协助从事公务的非国家机关工作职员,例如,没有正式编制的协警,交通治理员等,能否成为妨害公务罪的犯罪对象,以及公务行为正当性的判定,不仅在学界聚讼纷纭,而且在实务部分也是各执一端。

   而围绕妨害公务罪第1款和第4款划定的关系,以及妨害公务罪休止形态的认定及其与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之间的界分,则更是见仁见智,莫衷一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