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刑事案件律师

交通肇事罪认定应当留意的题目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取保假释

交通肇事罪认定应当留意的题目

* 来源 :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4/13 14:38:00

    1, 划清罪与非罪的界限题目。

   假如行为人没有违背交通运输治理法规,或者并未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或者固然发生了交通事故,但并未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损失的,不构成犯罪。

    2, 划清交通肇事罪与破坏交通工具罪的界限题目。

    两者侵犯的客体都是交通运输

 认定交通肇事罪应当留意哪些题目? 1, 划清罪与非罪的界限题目。

   假如行为人没有违背交通运输治理法规,或者并未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或者固然发生了交通事故,但并未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损失的,不构成犯罪。

    2, 划清交通肇事罪与破坏交通工具罪的界限题目。

    两者侵犯的客体都是交通运输的秩序和安全,但其主要区别在于:第一,客观方面的表现不同。

   前者表现为违背交通治理法规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使职员伤亡或 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而后者表现为实施破坏火车,汽车,电车,舟只,航空器,足以使火车,汽车,电车,舟只,航空器发生倾覆,毁坏危险,危害 公共安全的行为。

   第二,主观方面的内容不同。

   前者有过失构成;而后者是由故意构成。

    3, 关于判断交通肇事罪是否以交管部分出具的责任认定意见为依据的题目。

   在2000 年1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详细应用法律若干题目的解释》中夸大,分清事故责任是认定交通肇事罪的基础。

   根据国务院于1991 年9月22日发布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十八条的划定,交通事故责任分为全部责任,主要责任,平等责任和次要责任。

   从有关部分提供的的情况望,负事 故次要责任的情形,因为其违章行为在交通事故中作用较小,损失后果不大,一般作行政处罚,不需追究刑事责任。

   对发生的重大交通事故承担其他几种责任的情 形,则确有追究刑事责任的必要。

   在论证过程中,一种意见以为:因为缺乏同一的定责尺度,在认定事故责任方面存在着随意性较大,定责失衡等题目,建议在认定 交通肇事罪题目上,可否不以交管部分出具的责任认定意见为依据。

   诚然,认定交通肇事罪的焦点题目集中在事故的认定和责任的分析上,比较特殊也很复杂。

   但 是,假如不以此为条件,则无法判断交通肇事行为人与肇事后果间的因果关系,更无法确定其应当承担的是行政责任仍是刑事责任。

   有关事故责任认定方面的同一执 法尺度固然仍需国家有关主管部分入一步规范,但在目前的前提下,还应坚持以交管部分认定的事故责任来认定交通肇事罪的条件前提。

   此外,“两高”于1987 年8月21日发布的《关于严格依法处理道路交通肇事案件的通知》中也有类似的表述,上述解释延续了相关划定。

    4, 关于交通肇事罪中财产损失的认定题目。

    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划定,发生重大交通事故,造成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公私财产”是否包括肇事者个人财产题目,在有些情况 下,就成为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

   有的案件,肇事者造成的公共财产和他人财产损失数额不大,但自身遭受的财产损失惨重(如名贵车肇事与低档车俱毁)。

   有的人 以为,在这种情况下假如仅认定公共财产和他人的财产损失,数额不大的,则不构成交通肇事罪;假如将其自身财产一并计进损失数额,就可能符合定罪前提。

   因 此,本着从重办处这类犯罪的需要,应当将肇事人的个人财产损失一并计进损失数额。

   但是,交通肇事罪的危害在于对公共财产,他人人身及其财产造成的损失,其 自身的财产损失应当视为肇事人为自己的违章行为承担的经济责任,而不应将其作为承担刑事责任的前提。

   因此,上述解释第二条中关于“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 产直接损失”承担刑事责任的划定,是符合立法本意的。

    5, 关于肇事后逃逸的题目。

   “交 通肇事后逃逸”是1997年刑法关于交通肇事罪增加划定的的加重处罚的情节。

   实践中,交通肇事后的逃逸行为具有较大的危害性,去去导致被害人无法得到救 助,损失无法得到赔偿,案件查处难度增大等等,必需依法予以重办。

   解释第三条划定:“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是指行为人具有本解释第二条第一款和第二款 (一)至(五)项划定的情形之一,在发生交通事故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为。

   ”这一解释首先,将认定交通肇事后逃逸的条件前提界定为“逃避法律追 究”。

   实践中,肇事人逃跑的目的大多是想逃避法律追究,但也有少数人逃跑的目的是怕受害方或者其他围观群众对其入行殴打等等。

   同样是逃跑,但这些人去去在 逃离现场后,能够通过讲演单位领导或者报警等方式,接受法律的处理。

   因此,对逃跑行为作上述区分是必要的,以保证正确合用法律,不枉不纵。

   其次,所划定的 “逃跑”,并没有时间和场所的限定。

   在论证过程中,有的人以为,交通肇事后逃逸,应当理解为“逃离事故现场”的行为,实践中大多也是这种情况。

   但是,据交 管部分提供的情况,有的肇事人并未在肇事后立刻逃离现场(有的是不可能逃跑),而且在将伤者送至交管部分处理时逃跑,类似的情形也有良多。

   假如仅将逃逸界 定逃离现场,那么性质同样恶劣的逃避法律追究的行为就得不到重办,可能会影响对这类犯罪行为的惩处力度。

   因此,只要是在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 为,都应视为“交通肇事后逃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