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刑事案件律师

从审讯的视角望对行贿犯罪的惩办

当前位置 : 首页 > 无罪辩护

从审讯的视角望对行贿犯罪的惩办

* 来源 :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6/12/1 13:22:00
文章导读:贿赂是一种共同犯罪。在我国极为严峻的纳贿现象是与十分猖獗的行贿行为互为因果的,行贿与纳贿,尤如一条毒根上孽生的两个毒瘤,除索贿的情况外,有纳
关键词: 惩办,行贿,审讯,视角

    贿赂是一种共同犯罪。

   在我国极为严峻的纳贿现象是与十分猖獗的行贿行为互为因果的,行贿与纳贿,尤如一条毒根上孽生的两个毒瘤,除索贿的情况外,有纳贿必有行贿。

   行贿行为不仅是贪污纳贿,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等腐败现象的催生剂,而且其本身就是社会腐败的一种直接,典

贿赂是一种共同犯罪。

   在我国极为严峻的纳贿现象是与十分猖獗的行贿行为互为因果的,行贿与纳贿,尤如一条毒根上孽生的两个毒瘤,除索贿的情况外,有纳贿必有行贿。

   行贿行为不仅是贪污纳贿,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等腐败现象的催生剂,而且其本身就是社会腐败的一种直接,典型和详细的表现。

   二者相互依存,共同腐蚀着国家的政权肌体,渗入渗出到社会经济糊口的各个领域,危害着国家政权和社会不乱的根基。

   因此,在继续严厉惩处纳贿犯罪的同时,依法严厉惩处行贿犯罪就必然成为人民法院的一项重要而紧迫的任务。

   只有这样,才能把反腐败斗争引向深进,从源头上遏制和预防贿赂犯罪。

     一,从司法实践望当前行贿犯罪的特点  我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一条划定:为谋取不合法利益,给予国家工作职员以财物的,是行贿罪。

   在经济去来中,违背国家划定,给予国家工作职员以各种名义的归扣,手续费的,以行贿论处。

   根据刑事立法和从司法实践望,当前行贿犯罪行为具有如下特点:  1,隐蔽与公然交叉。

   行贿犯罪在贿赂犯罪中一般居于主动地位,是诱发纳贿犯罪发生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司法实践中查处的行贿犯罪却只占极少一部门,这不仅在客观上放纵了一批犯罪分子,而且给行贿者造成了这样的错觉:即司法机关查处的一般是纳贿者,行贿是不会有什么大题目的。

   恰是基于这样的熟悉,行贿犯罪不仅具有一般贿赂犯罪隐蔽的一面,如行贿人去去以送礼,捐赠,赞助,付归扣,宴客吃饭等望起来正当,合法的名义行贿赂之实,他们与纳贿人搞所谓“一对一”,“无声交换”,“送礼带发票”等战术,以对抗侦查,逃避惩罚。

   而且,行贿犯罪也具有公然的一面。

   一些人以能够入进某某领导家行贿送礼,打通其为自己办事为荣耀,大肆揄扬,而纳贿者却毫不可能向别人揄扬自己收到多少金钱或礼品。

   可以说,对行贿犯罪的打击不力导致了行贿的公然化,行贿的公然化又对纳贿犯罪的猖獗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个人与集体并存。

   当前,行贿犯罪除个人为谋取私利而行贿外,较凸起的一个特点是以单位名义行贿。

   纳贿者在心理上易于接受,行贿者慷的是国家或集体之慨,双方各有所求,各有所得,损害的是国家,集体利益,装满的是个人腰包,可谓“皆大欢喜”。

   单位行贿的整个过程也体现了“集体”原则,行贿前,大多经由单位的领导人集体研究,望对方权力的大小以及单位受益的多少,设定出贿赂的数额;在行贿中精心组织,选择恰当的时机和方式,由单位领导单独登门贿送礼物;行贿后妥善处理,所耗用度去去记在“帐外帐”上,从“小金库”中开支。

     3,“恶意”与“善意”并存。

   “恶意”与“善意”表明行贿者主观念头的差别。

   所谓“恶意”行贿,是指行贿者为谋取自身或单位的非法利益而主动奉迎行贿。

   所谓“善意”行贿,是指行贿者为自身或单位的生存,发铺而迫不得已的行贿。

   行贿犯罪主观念头的不同,导致社会危害性也不同。

   恶意行贿因为谋取的长短法利益,去去破坏国家的政策,干扰正常的经济治理秩序,使国家利益遭受损失。

   因为这种犯罪可反复贪利,因而惯犯较多。

   “善意”行贿的社会危害性小,行贿人去去自己也望不惯这种丑恶的社会现象,但为了求得生存或发铺,不得不依赖行贿来买通关节,因而多系偶犯。

   在惩办行贿犯罪中,应该着重打击的是“恶意”行贿犯罪,唯其如斯,才能堵住行贿犯罪的一个重要“源头”。

   对于一般“善意”行贿,没有造成严峻社会危害后果的,则不宜作为犯罪处理。

     4,求“利”与求“神”交织。

   贿赂犯罪的最大特点是其贪利性,在市场经济前提下,利益是通过各种“关系”得以谋乞降保护的。

   因此,行贿既具有直接谋利的特点,也具有非直接谋利的特点——即靠行贿取得行政,司法权力来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

   这种靠贿赂行政,司法人员,罗织保护网,卵翼私利的行贿行为,是近年行贿犯罪的一大特点。

   在市场经济体系体例建立的初期,人们的经济糊口水平较低,企业也处于起步阶段,这一时期行贿的特点是求利,行政,司法职员纳贿只占极少数。

   只有当市场经济得以较大发铺,社会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行贿犯罪才会呈现出非直接谋利的特点,行政,司法职员的纳贿亦相应呈现直线上升的趋势。

     5,行贿与纳贿兼有。

   行贿与纳贿固然在通常情况下是两种不同指向的贿赂犯罪形式,但有时又是可以互相转化的。

   行贿与纳贿可以兼而有之。

   即行贿者以纳贿物用于行贿。

   这种情况的泛起,一是有些拥有权力的纳贿者为了继续知足自己的政治贪欲,用所接受的贿赂再往贿送上一级的官员,或者以防自己的纳贿行径暴露后求得上司的卵翼;二是纳贿者案发后再以金钱贿赂司法职员以免受刑事处罚,或争取重罪轻罚;三是有些纳贿者还没有足够的权力替行贿者谋利,因此需要入一步贿赂把握核心权力的人。

     6,行贿数额由小到大。

   行贿数额的变化,虽然受社会经济发铺水平的制约,也受行贿者所追求利益大小的制约,同时也反映出行贿者所追求的一种价值取向,只要抛出高额贿赂,就没有办不成的事,行贿的数额,从过往的“名烟名酒”,发铺到高档家用电器,金银首饰和现金存折。

   个人行贿数万元,数十万元的已司空见惯,近年来行贿数百万元,上千万元的也尽非个别。

     二,行贿犯罪的侵蚀性和危害性不容忽视  行贿犯罪不仅严峻干扰国家机关正常的公务流动,危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正常秩序,而且严峻侵蚀国家工作职员,败坏社会风气,损害国家机关,司法机关的权势巨子。

   因此,对行贿导致的罪恶毫不能低估,可以说行贿是政治腐败的主要源头,行贿的罪恶与腐败危害是密不可分的。

   腐败现象有多大危害,行贿行为也就有多大危害。

   对此,我们必需有清醒的熟悉。

     1,行贿犯罪破坏国家工作职员职务廉洁性,使党政机关,司法机关内一些意志薄弱者纷纷被拉下水。

   走上纳贿犯罪道路的国家工作职员尽大多数是从被动纳贿开始的,也就是经不起行贿者的“糖衣炮弹”的攻击,背离公共权力,滥用公共权力,从而导致违法犯罪的。

   在有些案件中,行贿者实际上就是一个腐败网络的编织者,他们侵蚀拉拢国家工作职员的手法之卑劣,令人吃惊。

   曾有位“成功人士”谈到如何搞定我们的官员们时,如是说:“只要是人,他就有弱点,他就有喜怒哀乐,投其所好,没有摆不平的。

   要么他爱财;要么他贪色;要么他还想继续升官;要么他怕老婆;要么他家中有病人;要么他的孩子不成器……假如所有这些他都不必面对,他还有上级,同寅,同学,战友,朋友的面子,关系需要照顾,拉住他四周的这些人,也能让他就范。

   其实不行,还可以来硬的,把他的上级拉下水,把他必需打交道的部分拉下水,让他们制约他,说服他……”我们从中可见一斑,这是行贿者多么可怕的“内心独白”,可见,行贿者手段是多么歹毒。

   可以说,在那些拥有重要资源分配权力的部分,国家工作职员要保持清廉,必需具备坚强的意志和良好的职业道德,才能抵御行贿者“诱人的攻击”,不然就可能陷进行贿者设计的陷阱。

   有一位县委书记在党校学习讨论时就坦言:“各种诱惑其实太多,难以应付。

   ”在多数贿赂案中,行贿者扮演着首恶的角色,固然纳贿犯罪的根本原因(内因)在于纳贿者本人,但是纳贿行为作为一种诱因(外因),其侵蚀作用是显而易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