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刑事案件律师

讲义气不懂法被追究凭法理定情节获缓刑

当前位置 : 首页 > 死刑专题

讲义气不懂法被追究凭法理定情节获缓刑

* 来源 :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5/17 16:03:00
文章导读:年仅21岁的黑龙江姑娘张旭已经在山东打工三年,姑娘文静善良,对朋友对同事暖情老实,深得大家的喜爱。张旭有个一起出来的初中同学,鸣婷婷,还有个
关键词: 缓刑,法理,讲义气,情节

      年仅21岁的黑龙江姑娘张旭已经在山东打工三年,姑娘文静善良,对朋友对同事暖情老实,深得大家的喜爱。

     

张旭有个一起出来的初中同学,鸣婷婷,还有个东北老乡鸣李翠,她们三个在一起工作,共同租住了一套住房。

     平时的糊口中,三人不分你我,情似姐妹。

     

一年前李翠交去了一个男朋友名海子。

     跟着关系的发铺,海子也与张旭,婷婷认识了。

     他们常常在一起吃饭,唱歌。

     有一次,海子的一群朋友跟姐妹三个在一起饮酒,三姐妹喝了不少。

     海子就拿出几个小药丸,说吃下往就不困了。

     大家每人吃了一个,确实很管用,不但不困精神还特别亢奋。

     后来, 张旭知道服用的是一种毒品鸣麻谷。

     此后张旭跟海子他们又多次在一起吃麻谷,服摇头丸,溜冰(吸食冰毒)。

     

前年春节,李翠归东北投亲,归来后告诉张旭说自己的身份证丢了,想用张旭的身份证办个银行卡。

     张旭愉快地允许了,就把身份证给了李翠。

     

后来,张旭慢慢从李翠嘴里知道海子没有合法职业,整日混迹于娱乐场所,倒腾点嘛谷之类的东西挣钱。

     

张旭究竟是一个刚刚踏进社会的姑娘,她知道贩卖毒品是犯罪行为,但不知道倒腾点麻谷,摇头丸之类的东西也是严峻的犯罪行为。

     此后,张旭及婷婷又见过海子几回,海子对三个姑娘也很照应。

     

2006年3月,李翠归家投亲,在东北被逮捕了。

     据海子的姐姐说,是由于替海子携带了大量的毒品到东北,在交给海子指定的接货人时被当地公安抓获。

     张旭得知动静后,心里暗暗为李翠惋惜,也为海子担忧。

     

过了几个月,张旭,婷婷都没有得到李翠的动静。

     她们问过海子,海子说快审讯了,对案件情况不愿意多说,张旭她们只是认为海子由于李翠的进狱不兴奋,也不好多问。

     实在这时候东北那边已经通缉了海子。

     

2006年8月3日,张旭租的屋子泛起了题目,由于欠交物业费用,被停电了。

     婷婷暂时搬到了另一个朋友那里,张旭却没地方往。

     经由了两天没有电的痛苦日子后,张旭打电话告诉了海子。

     海子说,你们先搬到我在某某花园的屋子里住,停电的事情我来解决。

     

8月5日晚上,张旭找到了海子,海子领她往了某某花园的住处。

     张旭与海子聊了一会儿天,就开始上网。

     海子则在收拾东西。

     张旭留意到海子把一些麻谷放到了茶几上的茶壶里面。

     对于麻谷,张旭比较认识。

     海子又预备了一些衣服,然后与张旭离别,离开了某某花园。

     

张旭上网到很晚,后来睡着了。

     

第二天也就是8月6日下战书,张旭发现手机里有良多未接来电。

     其中有自己的弟弟,还有海子。

     她分别归电话,海子说,“你快把东西收拾一下,出门后再联系。

     ”张旭马上领会到,海子所说的东西是那些麻谷。

     她觉得海子的口吻有点着急,就想,是不是海子听到了什么风声呢?但自己碰到什么难题都找海子,海子也从来不推辞,今天无论如何也得替他把东西收拾起来,带给他,不让他着急。

     

张旭穿好衣服出了门,出门前打电话约了婷婷,在某地会合,一起往找海子,让婷婷给海子打电话。

     

婷婷很快归电话说,“海子的电话打不通了。

     他可能失事了!”张旭马上打海子的电话,确实打不通。

     不管是否失事,先离开某某花园再说,张旭暗自决定带着东西迅速离开。

     

下楼,打车,出大门,一切很正常。

     忽然,一辆车挡住了张旭乘坐的出租车。

     车上的人对张旭亮了证件,是公安局刑警队的。

     

张旭被带到了刑警队,女警搜查了她的随身物品,在她的小坤包里发现了那些麻谷。

     

8月7日,张旭因涉嫌贩卖毒品被刑事拘留,9月13日被依法逮捕。

     

张旭的父母接到公安机关的通知后,立刻从东北赶到山东,礼聘律师参与案件程序。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划定,律师向承办案件的公安机关提出会见张旭的要求。

     很快,办案机关通知律师前去看管所会见张旭。

     

当律师见到涉嫌贩毒的是如斯年青漂亮的一个小姑娘时,很为她的行为惋惜。

     会见时,律师向张旭了解了案件的大体经由,归答了张旭的法律咨询,并且就有关毒品犯罪的法律划定对其入行了说明。

     张旭到这时还不知道自己卷进了一个以海子为首的毒品犯罪团伙的犯罪流动中。

     而海子就是使用几张用张旭身份证办的银行卡入行打款收款等贩毒流动。

     

律师根据了解的案情和法律划定,向承办案件的公安职员提出了张旭不是贩卖毒品而是涉嫌窝躲,转移毒品。

     由于张旭名字的银行卡用于贩毒张旭并不知情,所以不能作为贩卖毒品的共犯处理。

     

2007年1月,案件终于侦查终结,公安机关采纳了张旭不是贩卖毒品的共犯的意见,其起诉意见书以为张旭的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罪,故依法移送审查起诉。

     

自2007年1月底开始,律师多次会见张旭,并查阅了卷宗材料,更坚信张旭的行为不但不属于贩卖毒品,也不属于非法持有毒品,是典型的窝躲,转移,隐瞒毒品。

     也就是在这段日子里,张旭才知道海子实在是一个大毒枭,是一个住酒店,乘飞机,交朋友从来不用真名的大毒枭。

     海子不但害了自己的女朋友李翠,害了张旭,还害了几个张旭熟悉的女孩。

     他利用这些女孩为他携带,运输各种毒品。

     一般是第一次运输的时候,女孩们并不知道自己带的东西是毒品,后来固然知道了,但海子给的报酬其实太高,甚至一趟广州就相称于女孩们一年的收进,面对如斯高额的报酬,女孩们都不能罢手。

     

律师一再追问张旭,是否介入过毒品犯罪流动,归答是否定的。

     再追问张旭是出于什么理由或原因带那些麻谷出来,归答是: 我怕他失事,想帮帮他。

     所有证据和材料都可判定,张旭的行为涉嫌刑法第三百四十九条(容隐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犯罪分子的,为犯罪分子窝躲,转移,隐瞒毒品或者犯罪所得的财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划定的犯罪。

     于是,辩护人再次把书面的辩护意见提交给了检察院公诉部分的案件承办职员,并多次沟通意见。

     

2007年5月9日,共涉及十几名被告人的该起毒品犯罪案件被检察机关依法提起公诉。

     起诉书投递辩护律师时,律师终于长出一口吻,检察机关采信了律师的观点,以窝躲,转移,隐瞒毒品罪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窝躲,转移,隐瞒毒品罪的起刑点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情节严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律师以为张旭的行为应当属于一般情节,不存在情节加重的题目。

     

而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的划定,非法持有毒品数目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

     张旭身上的麻谷已经达到了数目大的尺度,假如按照非法持有毒品判处,再怎么从轻处罚也要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2007年6月15日,当地中级人民法院公然开庭审理了该毒品案件。

     张旭对检察机关的指控没有任何异议,认罪立场非常好。

     

支持公诉的检察员当庭向法庭提出了张旭认罪立场好这一酌定从轻处罚情节。

     但检察员仍是以为应当根据张旭转移毒品的数目认定其情节严峻,建议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范围内处罚。

     

辩护律师的观点是: 首先,同意公诉机关以窝躲,转移,隐瞒毒品,毒赃罪对张旭提起公诉,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定性均没有异议。

     但为体现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做到罚当其罪,辩护人以为张旭的犯罪情节,社会危害性和后果均不严峻,应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管制或拘役上考虑处刑,并建议对其合用缓刑(辩护词附后)。

     

2007年8月13日,人民法院做出一审讯决,判处海子等两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其他被告人从十五年到一年半不等的有期徒刑及数千到数万元不等的罚金;判处张旭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宣判当天,张旭被取保候审走出看管所。

     

十几名被告人无一人上诉,检察机关亦未抗诉,本案的一审讯决现在已经生效。

     张旭的取保候审措施已经解除,她在家乡找了份工作,没有泛起再次违法犯罪的情况。

     

本案程序中,从定性到情节,一直有争议。

     律师依法提出了定性错误的观点后,在审查起诉阶段就得到采信。

     审讯过程中,对于是否参考合用最高人民法院于2000年6月6日宣布的《关于审理毒品案件定罪量刑尺度题目的解释》中关于数目大的尺度,控辩双方意见不一,终极法庭仍是采信了情节较轻,社会危害性较小的观点,对张旭合用了缓刑。

     可以说,此案的辩护长短常成功的。

     

而对于被告人张旭,辩护律师,公诉人及审讯职员均对其入行了释法及教育。

     她犯罪的主观根源就是无原则的讲究朋友义气,不学法不懂法,不知道阔别任何犯罪和毒品。

     即使不发生本案,就其多次吸食毒品的事实望,其走上犯罪道路是迟早的事情。

     通过本案,张旭也懂得了自己错误的严峻性,并开始学法,离开了那些所谓的朋友。

     

(本文作者: 案件的辩护律师王爱民 联系电话13853329136

文中所有人物均为化名,转贴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